2013年11月29日 星期五

相關技術人員知道技術,但可能不曉得待解決的問題(涉及KSR判例的適用)

相關技術人員知道技術,但可能不曉得待解決的問題(涉及KSR判例的適用)

這是一件涉及不符KSR判例關聯顯而易知性(obviousness)判斷原則的判決(Broadcom v. Emulex (CAFC 2012-1309)),上訴法院CAFC作出與KSR判例不同的決定。

源起博通(Broadcom)對網路儲存公司Emulex提出專利侵權的訴訟,系爭專利為US7,058,150,發明為一種高速序列數據傳輸器,傳輸器的設計包括有多個接收器與發送器,可以高速收送類比、數位訊號,若接收到類比訊號,需要轉換到數位訊號,並採樣得到訊號特徵,多個接收器可用來追蹤訊號的相位、頻率而修復時脈資料,手段包括相位插入(phase interpolator)。

重點是,一般使用相位插入器(phase interpolator)執行高速採樣時需要多振盪器,系爭專利提出採樣時同時採用四個平行的資料路徑(重要!),每一個執行四分之一速率,可以不用使用多個振盪器,而在系爭專利提出的多個接收器中僅需一個主要的振盪器,因此無須調整些多個振盪器的頻率,而取得比較符合資料傳輸律的訊號。

相關專利技術可參考Claim 8,界定一種通訊裝置,包括有主訊號產生器多訊號接收路徑插入控制模組,其中訊號接收器包括採樣訊號產生與提供多資料路徑的功能。
8. A communication device configured to receive multiple serial data signals, comprising:
a master timing generator adapted to generate a master timing signal;
multiple receive-lanes each configured to receive an associated one of the multiple serial data signals, each receive-lane including
   a phase interpolator adapted to produce a sampling signal having an interpolated phase, and
   a data path adapted to sample and quantize the associated serial data signal in accordance with the sampling signal; and
an interpolator control module coupled to each receive-lane, the interpolator control module being adapted to cause the phase interpolator in each receive-lane to rotate the interpolated phase of the sampling signal in the receive-lane at a rate corresponding to a frequency offset between the sampling signal and the serial data signal associated with the receive-lane so as to reduce the frequency offset between the sampling signal and the serial data signal.




專利有效性:

本案在地方法院判決中認定Emulex侵權成立,並發出禁制令,上訴後,CAFC判決同時認同地方法院判決以及專利的有效性(涉及顯而易見性)

本案重點是專利的非顯而易見性:
提出專利無效的先前技術為EP0909035,此案為一種相位同步裝置。重點不是這件專利是否揭露了系爭專利的技術,而是是否解決了系爭專利想要解決的問題。這點因此產生與KSR比較需要想像力的審查原則有點差異。


KSR判例討論:
專利是否為顯而易知則參考KSR判例,可參閱部落格文章:http://enpan.blogspot.tw/2010/09/ksr-uspto.html

KSR判例似乎讓審查人員在已知的技術中更"合理"地推導出似乎合理的解決方式來判斷專利是否顯而易見。

其實在KSR判例中,最高法院並非鼓勵無理地讓相關技術人員是否可以同時結合多個先前技術來判斷顯而易知性;反之,而是希望審查人員應先確認專利所提出的問題或需要在發明完成時是否有理由可以結合這些先前技術的部份元件。因此形成一些103判斷原則。

也就是說,若專利僅結合了已知技術的原本功能,則為顯而易知,而法院就應該判斷是否專利提出的任何改良超越先前技術可以預期的用途與功效。

結論:
訴訟中,專家指出,根據先前技術所載內容,包括修復時脈資料與相位同步的技術,雖先前技術確實記載了系爭專利範圍中的一些必要元件,但卻沒有理由/動機會去設計多個資料路徑而達到系爭專利所要的功能,由於先前技術並未涉及"資料路徑"的解決方案,因此地方法院、CAFC法官都認為不能因此認為系爭專利為顯而易見。

在CAFC階段,法官認為『當先前技術或許被相關領域的一般技術人員知道,但先前技術所討論的問題可能不是』 。CAFC顯而提出了與先前KSR較為粗略的顯而易知性判斷不同的標準,而且可能比較可以排除「後見之明」,使得判斷專利是否可獲准明確而合理

法官採用的判決是Kinetic Concepts, Inc. v. Smith & Nephew, Inc., 688 F.3d 1342, 1366 (Fed. Cir. 2012),其中意見為:
"finding invention nonobvious when none of the “reference[s] relate to the [problem] described in the patents”and no evidence was proffered indicating why a person having ordinary skill in the art would combine the references."
當發明所解決的問題並非見於先前技術所揭露內容中,沒有證據顯示相關技術人員可以結合這些引用前案達成本發明。此時,發明應非顯而易見。(這個決定似乎回到TSM的進步性判斷)

判決:
http://www.cafc.uscourts.gov/images/stories/opinions-orders/12-1309.Opinion.10-3-2013.1.PDF

Ron
資料參考:Patent Prospector

沒有留言: